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勾引学弟(28)爱情也会是这样的美妙jile(1 / 2)





  沉蕙则骨子里是个吃货,而且爱吃肉,食堂新学期刚开了一扇窗口,听说那里的酱鸭盖饭非常好吃,就是排队很长。

  美食不可辜负,沉蕙则与祁裕牵着手排在后方,亲亲热热说着什么。祁裕习惯性改为双手圈着她的腰肢,沉蕙则个子本来就不矮,但是靠在将近一米九的祁裕怀中,显得小鸟依人。

  她眼睁睁看着前方的同学端着盘子经过自己身边,伸长了脖子打量几眼,祁裕把她的小脑袋转过来盯着前方好笑地说:“快到了,快到了,你不用流口水了。”

  “你才流口水呢。”

  说话间,有人将手里的论文卷成一团,轻轻在沉蕙则手臂上敲了两下。沉蕙则视线越过祁裕,正看到徐编剧和社长笑眯眯地看着自己。

  沉蕙则打了声招呼,徐编剧干脆地问着:“旁边这位男同志是谁啊,介绍介绍?”

  虽然以前在后台也见过一面,但是徐编剧明显是故意询问着沉蕙则,难得这个素日里大胆恣意的学妹红了脸,俏生生地握紧了祁裕的手,含羞道:“是我男朋友。”

  徐编剧和社长打趣了几句便也回到座位上去了。

  祁裕听她承认自己的身份,心里很是激动,若不是在食堂,只怕要抱着她亲个够。更多免费好文尽在:

  酱鸭饭倒是值得这份等待,祁裕吃得快,放下筷子,便安静地望着她等她用餐,偶尔与她说笑几句。

  食堂人来人往,总能遇到熟人,沉蕙则遇到了社团的熟人,很快也就遇到了祁裕和莉莉共同认识的朋友。

  沉蕙则知道这是在所难免,毕竟叁人在同一所大学,低头不见抬头见得,况且她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  莉莉的闺蜜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替朋友打抱不平,本来沉蕙则不想理会,毕竟祁裕直接录音警告说要告到院系辅导员那里,可是听到女生还在喋喋不休地牵扯到自己家人,不等祁裕开口,沉蕙则已经柳眉竖起冷声道:“你嘴巴放干净点,正主不敢来正面刚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?有本事让她再抢回去,没本事就闭嘴。”她拍了拍手,擦干净油渍哼了一声,不屑地说:“成天跟那种小叁渣男呆在一起,我就不信她能出淤泥而不染。”

  祁裕皱了一下眉头,并不太清楚沉蕙则指的是什么。

  沉蕙则站起身对祁裕说:“我们走了,再呆下去,我也要神经病了。”

  回去的路上,祁裕好几次欲言又止,他很想问沉蕙则是什么意思,但见她没事人一般继续学习,安慰自己她只是随口一说,便也忘在了脑后。

  隔了几天两人正在出租屋腻歪的时候,莉莉又给祁裕打来了电话。

  沉蕙则听着她的声音心里烦躁,从祁裕怀中起身去了卧室玩电脑。

  祁裕敷衍了几句,无外乎还是莉莉在那边哭诉自己的近况,末了还以妈妈和蓝正道的名义想要复合。

  祁裕此前已经拉黑了她的号码,这次也不知道又是借了谁的手机给自己打过来。他心中仅有的几丝愧疚在听到“蓝叔叔理解我、同情我”这几个字的时候荡然无存。

  越听心里就越忍不住冷笑。

  沉蕙则见他很快就挂断了电话,走进屋内,沉默地坐在床边凝望着自己,可是眼神却有些茫然。

  沉蕙则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笑着打趣问道:“怎嘛?她哭得肝肠寸断、动人心肠,你就心软决定要和我分手?”

  明知道她是说笑,祁裕心里却失落委屈,他从来不是患得患失的人,可是和沉蕙则恋爱后,他总是想要一遍遍地确定自己在她心里究竟是如何的分量。

  他这样委屈的样子让沉蕙则也有点莫名的心虚,只好换了璀璨诚心的笑意,主动亲了亲祁裕的额头,低低地说着:“我开玩笑呢,她来和我要我也不还给她了,你是我的。”

  祁裕心里稍稍好受了些。

  周末的时候沉蕙则回家和姐姐聚餐,原本祁裕也想一起去,可是沉蕙则总说还没到见家长的地步,他没办法,只好答应,但是希望沉蕙则能告诉家人有他这个男朋友存在。

  沉蕙则连连答应。

  姐姐心情平复了一些,看起来精神还不错,沉蕙则也长舒了口气,只是闭口不谈姐夫蓝正道。姐妹言笑晏晏,姐姐端详着妹妹愈发柔艳的眉眼风情笑问道:“你是最近遇到什么春风得意的事情了吗?这么高兴。”

  “有吗?还是那个样子啊。看书、学习、参加活动,能有什么兴高采烈的事情。”沉蕙则不明所以。

  “还说没有,眼睛骗不了人,你的眼神有一种女孩子家的娇羞,以前可没有。”姐姐笑着看向她,“你是不是谈恋爱了?”

  沉蕙则唇角克制不住地扬起,语气轻快:“嗯,是交了男朋友了,刚开始恋爱。”

  “你的大学同学?”

  沉蕙则不好意思地说:“一个学弟。”

  “你很喜欢他?”姐姐慢慢地询问着。